保險人對保險標的受讓人無明確說明義務

体彩p3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www.ixizr.com 2018-09-23 23:54 來源: 中國保險報網

    案情:
 
    錢某于2013年3月23日為車輛在保險公司投保車輛損失保險,保險期間自2013年3月24日起至2014年3月23日止。2013年7月25日,錢某將車輛轉讓給馬某,并辦理了轉移登記手續,車牌號亦做了變更。同日,經投保人申請,保險公司同意自2013年7月26日零時起商業保險單與強制保險單的被保險人、行駛證車主姓名由“錢某”變更為“馬某”,牌照號碼由“蘇M-×××××”變更為“蘇M-×××××”,保險單所載其他條件不變。
 
    2013年8月29日4時15分,馬乙(馬某兒子)駕駛該車輛左轉彎時因措施不當致車輛失控駛入道路北側溝內,車輛損壞。交警部門認定馬乙肇事后棄車逃逸,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事故發生后馬某要求保險公司賠償車損。保險公司認為根據電話營銷專用機動車保險條款2009版車輛損失險第五條第一款第八項“發生意外事故時,駕駛人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保險人不負賠償責任。……(八)事故發生后,被保險人或駕駛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況下駕駛保險車輛或者遺棄保險車輛逃離事故現場,或故意破壞、偽造現場、毀滅證據的。”規定,由于駕駛員遺棄保險車輛逃離事故現場,保險公司不負責賠償。后馬某起訴要求保險公司賠償車輛損失險保險金18000元并承擔訴訟費。審理中,馬某當庭認可平安保險公司對保險條款中的免責條款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一審法院認為:保險公司所述的車輛損失險保險條款第五條第一款第八項系保險人提供的格式合同文本條款,屬于《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馬某認可知曉該條款,保險公司提供的證據也證明其就相關條款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故保險公司所述的保險條款對馬某具有約束力。馬乙在肇事后棄車逃逸,馬某的訴訟請求,依法不予支持。馬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稱:訂立保險合同的是案外人錢某不是馬某,保險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就有關免責條款向馬某履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根據保險法的規定,免責條款不產生法律效力。
 
    問題:
 
    保險標的轉讓,保險人對于受讓人是否需要履行明確說明義務?
 
    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四)(以下簡稱《保險法》解釋(四))對于該問題給出了明確的否定性規定。
 
    2018年9月1日開始實施的《保險法》解釋(四)第二條:“保險人已向投保人履行了保險法規定的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保險標的受讓人以保險標的轉讓后保險人未向其提示或者明確說明為由,主張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根據該條規定,在保險人已經向投保人履行了對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的情況下,基于保險標的轉讓,若受讓人提出保險人須向自己再次履行對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提示或者明確說明義務,否則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不生效,受讓人的這個主張不予支持。
 
    二、《保險法》解釋(四)第二條理由分析
 
    (一)與《保險法》、已經發布的司法解釋保持一致
 
    1.對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履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
 
    《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 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應當在投保單、保險單或者其他保險憑證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對該條款的內容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確說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保險法》解釋(二))第十一條 保險合同訂立時,保險人在投保單或者保險單等其他保險憑證上,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體、符號或者其他明顯標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履行了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提示義務。
 
    保險人對保險合同中有關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夠理解的解釋說明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險人履行了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明確說明義務。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三條規定:“保險人對其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負舉證責任。投保人對保險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釋第十一條第二款要求的明確說明義務在相關文書上簽字、蓋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確認的,應當認定保險人履行了該項義務。”
 
    ①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向誰作出提示?答案是投保人。
 
    ②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的內容,保險人應當向誰作出明確說明呢?答案是投保人。
 
    ③《保險法》解釋(二)第十一條第一款強調的保險人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作出提示,該提示仍須是對“投保人”作出。
 
    ④《保險法》解釋(二)第十一條第二款強調的保險人對保險合同中有關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作出常人能夠理解的解釋說明,仍須是向投保人作出。
 
    ⑤《保險法》解釋(二)第十三條進一步明確,應當且只能是投保人(而不能是其他人)在相關文書上確認的,才能證明保險人履行了對保險合同中有關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明確說明義務。
 
    根據《保險法》、《保險法》解釋(二)規定,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履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而不是向投保人之外的其他人履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
 
    2.保險人的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是在保險合同訂立時的義務
 
    從《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對……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應當……。”看,此處規定的是“在訂立保險合同時”。
 
    從《保險法解釋二》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保險合同訂立時,保險人在投保單或者保險單等其他……。”看,此處規定的是“保險合同訂立時”而不是其他時間。
 
    由以上規定可以看出,保險人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的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是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的義務,而不是保險人在保險合同成立后或者其他時間的義務。
 
    (二)保險標的轉讓不是訂立新的保險合同,受讓人不是投保人
 
    1.保險標的轉讓,是在保險合同約定的保險期間發生保險標的的轉讓,是保險合同成立之后的事情。而保險合同訂立,是投保人與保險人約定保險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的過程。
 
    結合題述案例,錢某和保險公司之間訂立車輛損失險保險合同在前,在保險期限內的2013年7月25日,錢某將車輛(保險標的)轉讓給馬某。
 
    2.保險標的轉讓,對于受讓人和保險公司來說,并不存在一個新的保險合同的訂立。
 
    題述案例中,在馬某和保險公司之間并沒有訂立一個新的保險合同(馬某作為投保人,和保險公司商定以自己受讓的車輛作為保險標的投保有關車輛保險),僅僅是保險公司根據錢某的申請,將錢某和保險公司之間訂立的車輛損失險保險合同的部分內容作了變更(被保險人、行駛證車主姓名由“錢某”變更為“馬某”,牌照號碼由“蘇M-×××××”變更為“蘇M-×××××”)。
 
    3.保險標的受讓人依法承繼被保險人的權利和義務。受讓人既不是原保險合同的投保人,而又不存在以投保人身份訂立一個新的保險合同,所以受讓人相對保險公司來說,并無投保人身份。
 
    (三)與《保險法》第四十九條保持一致
 
    《保險法》第四十九條第一款 保險標的轉讓的,被保險人或者受讓人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
 
    《保險法》第四十九條第四款 被保險人、受讓人未履行本條第二款規定的通知義務的,因轉讓導致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負責承擔賠償責任。
 
    即《保險法》承認保險標的轉讓可以不通知保險人,只不過因轉讓導致保險標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保險事故的,被保險人不能獲得賠付。根據《保險法》第四十九條,可能導致保險標的轉讓時,被保險人或受讓人不去通知保險人。此時,保險人根本不知道車輛已經轉讓,因此根本無法履行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
 
    三、題述案件二審法院判決
 
    二審法院認為:訂立保險合同時,保險人就免責條款已盡提示和說明義務,保險合同變更后發生保險事故,受讓人以保險人未向其盡提示和說明義務為由抗辯,人民法院不應支持。后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